當前位置: 健康新聞 >> 健康科枝
各國都在做死亡教育
2019年06月18日 03:18:03 作者:國際日報 來源: 字號 打印 關閉

  很多人面對親友離世不知所措;終末期患者在醫院常被過度治療;年紀輕輕卻有了自殺念頭……這些都與缺乏死亡教育有很大關係。向死而生,只有我們肯坦然面對生命的終結,克服恐懼與焦慮,才能真正體會到活著的意義。本報特邀多國駐外記者為大家講述,死亡教育如何走進校園,走進醫院,走進社會。

美國:全社會系統化教學

  20世紀20年代,死亡教育最早起源於美國。如今,美國的死亡教育已滲透在各領域,在學校、醫院、社會服務機構裡,均能見到死亡教育課程或死亡座談會等。

  死亡教育課程已在幼稚園、中小學及大學裡普遍開設。雖然課程形式各不相同,但內容基本一致,主要包括五方面:死亡的本質及意義;對死亡及瀕死的態度;對死亡及瀕死的處理及調整;特殊問題探討(自殺、墮胎、愛滋病等);臨終護理溝通技巧及遺囑處理。每個學齡段都涉及這些問題,只不過探討形式和深度不同。比如,對幼兒來說,只需認識死亡的自然規律,但對於大學生而言,則需要探討死亡與人生價值的關係。值得一提的是,許多大學裡都開設有死亡學的相關學院或專業。

  美國還通過各種形式的社會教育推動死亡教育。例如,博物館裡有專門的“死亡教育主題”,通過展示動植物從生到死的標本,詮釋生老病死是一個自然過程,並不可怕;以“死亡教育與諮詢協會”為代表的公益組織經常與社區、醫院等合作開展死亡教育活動;一些地區的監獄、殯儀館、臨終關懷醫院等會定期邀請社會人員參觀,並以招募義工的形式給予年輕人“體驗死亡”的機會。

荷蘭:讓患者有尊嚴地離去

  荷蘭人對待死亡一直都是“直接面對,徹底承受”的態度。無論在五六歲兒童面前,還是面對瀕臨死亡的絕癥患者,他們都會坦言死亡,絕不說所謂“善意的謊言”。荷蘭也是全球首個將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,“有尊嚴地死”已成為公民日常文化生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  安樂死只適用於“被無法忍受的疼痛所折磨”和“沒有緩解希望”的患者。據統計,80%安樂死申請者是癌癥患者,還有一些是精神疾病患者(老年癡呆)、植物人等。他們事先都會去死亡教育諮詢中心進行一系列評估。該中心為公益性組織,工作人員都是來自各大醫院的志願者(專業醫生),擁有17萬註冊會員,並在全國設置了36處服務點。如果會員不方便前往,工作人員還可提供電話諮詢或上門服務,確保人們理性地做出最後決定。

  安樂死諮詢服務具體包括:確保只忠於個人自願選擇,一般情況下不接受親屬或朋友的意向申請;指派多名醫生對申請人的患病情況進行鑒定,確認無法醫治且患者正承受病痛折磨後,才建議提出申請;輔助患者準備安樂死前的相關事宜,比如,如何走完最後一程,訂立遺囑等。

  該中心每月會舉辦公益講座、研討會等,形式包括播放相影片;專家講述生命倫理、患者故事、臨終關懷;已申請安樂死的人分享自己的經歷等。志願者每季度會編寫雜誌,介紹最新的安樂死政策和法律。

德國:從小教孩子善待生命

  德國死亡教育可追溯到二戰期間。戰爭嚴重影響人們的心理健康,政府便通過死亡教育疏導人們面對親人離世的傷痛。受此影響,如今德國更重視生死教育,教人們如何珍惜當下、熱愛生命,這樣,面對死亡時才會從容坦然。

  德國巴登符騰堡州、巴伐利亞州和黑森州的教育部門都發佈了關於死亡教育的指導手冊,要求老師根據不同年齡段學生的理解能力,進行死亡準備教育,讓學生合理地理解生死。各州的手冊內容略有不同,大體分以下三個層面:

  幼稚園要進行“善良教育”。從小培養孩子善良的品質,認識生命的美好。內容主要包括愛護生命(不踐踏花草,愛護動物);同情弱者(鼓勵學生幫助盲人,為身有殘疾的同學排憂解難);“寬容待人”以及“唾棄暴力”。

  小學階段要重視危機干預。老師需教孩子如何面對親人逝世,如何看待社會陰暗面(暴力、犯罪等)。一些小學老師會圍繞“生命的迴圈”“喪葬儀式”及“犯罪行為”等開展課程,有時還邀請學生家長一起參與。

  中學階段更關注“生的價值”。手冊建議教師要鼓勵學生思考如何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有意義。老師們一般會通過一系列的採訪報導、故事詩歌、名言警句等內容來引導學生探討人類社會中涉及死亡的問題。

英國:讓學生模擬生活突變

  對英國人來說,在墓地裡沉思可以體會生命的意義。他們認為,人終有一死,死亡並不是終點。這種豁然的生死觀主要歸功於死亡教育。

  20世紀80年代,英國政府為解決青少年吸毒、校園暴力、自我傷害等問題,建設了公益性機構生命教育中心,組織倫理學專家開發網路課程,提供關於生命教育的理論和實踐培訓,並在學校、家庭和社區中大力推廣。1988年,英國教育改革要求開展“死亡和悲哀”等學習專案,為11歲以下兒童開設相關課程。到2013年,全國已有550所幼稚園開始死亡教育,其中接受相關教育的最小的孩子僅3歲。

  對於幼兒,老師一般通過講述植物生長與衰敗、動物之間弱肉強食及親人離世等,讓孩子關愛自然生命的同時,也提高生死意識,並學會尊重自然規律。在一些中小學,學校會邀請殯葬行業從業人員和醫生護士進課堂,與學生共同討論人死時會面臨什麼情況,並且讓學生輪流通過角色替換方式,類比遇到親人因車禍身亡等情形時的應對方式,體驗一下突然成為孤兒的感覺。不少家長表示,這門課讓孩子認識到死亡的客觀存在,體驗到“遭遇不幸”和“生活突變”的心情,並學會如何在非常情況下控制情緒。

日本:老人提前參觀葬禮

  東方文化一般都推崇“死者為大”,日本也不例外。隨著老齡化越來越嚴重,日本很多地區的民間組織都自發開展死亡教育,舉辦“終活”活動,幫助老人更體面地告別世界。

  “終活”內容之一是參觀葬禮,這是為了讓老人們在面對死亡前做好一切準備,更加安心地迎接最後時刻。民間團體一般會組織老人去寺院出席別人的葬禮(日本人一般習慣在寺院舉辦葬禮以及在寺院保存骨灰盒等),啟發老人提前做好準備,比如挑選寺廟、照片、最後的著裝,寫好將來葬禮上由親人代讀的“發言稿”,確定賓客名單等。有的老人還會觀看入殮師給屍體最後的清洗、穿衣、化妝等。

  “終活”還鼓勵老人書寫“終活筆記”。比如,臨終前的計畫;個人基本資訊,如姓名、生日、血型、戶籍、銀行帳號、興趣愛好,記錄下來留給兒女紀念;想對關照自己的親友們說的話;對遺產的安排及兒女的囑託等。這些雖是為死亡做準備,但焦點其實是“活著的當下”,梳理自己的人生,有利於老人明確剩下的日子該做些什麼,爭取不留遺憾地離開,也就是所謂的“向死而生”。

  絕大多數日本人從小就接受死亡教育,學校會灌輸“生命不僅屬於自己,也屬於愛你和關心你的人”的理念。所以,日本老人懂得對生命負責,重視人生價值,即使高齡,也退而不休,願意拼命工作。患上疾病的他們會積極與疾病作鬥爭。不過,由於國情問題,很多“空巢老人認為自己活著沒價值,選擇自殺,尋求解脫。

相關評論信息
發表評論
您尚未登錄,暫時無法發表評論,現在 登錄注冊
 
斯诺克比分直播